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青龙论坛76876 >

青龙论坛76876

“跨年演讲”不提供终极解决方案

  元旦假期归来,“跨年演讲”的话题比较密集。很多人越来越强烈感受到,业内“大牛”们“跨年演讲”中甩出来的那些金句中,“焦虑含量”越来越高了。

  “跨年演讲”,是近几年逐渐风行起来的知识营销模式,虽然已经不算“新潮”,但是一直很“潮”。尤其到了跨年之夜,往往就是“跨年演讲”爆款迭出的千金一刻。至今影响力较大的有罗振宇“时间的朋友”,吴晓波的年终财经观察等。正是因为他们知识精英的身份以及他们对于知识,尤其是对商业建构和解构内核信息的敏感,他们的演讲被统称为“知识跨年”,就像罗振宇自己说的,我就是个“知识贩子”。

  这两天热搜发现,除了几个“超级演说家”的头部直播,各个层面、层次的“知识跨年”逐渐多了起来,其中不乏一些小众化的、迷你版本的“跨年演讲”,这种场景会出现在一个行业、一个城市、一个公司、一个学校……在非机构性公众号“争鸣”的全网传播环境下,操作一场“跨年演讲”真的不再是多么难的事情,而且也被逐渐看作是一件必须要做的“正确的事情”。这些演讲,有的是负责人亲自讲、有的是本单位主持人来讲、有的是名流代言“开光”一下。一场以知识之名策划出来的演讲,除了承载知识,还承载着价值确认、价值重塑和价值营销。确实,每个单位的事业演进线条,都是以年度换算的。为自己的事业、团队的事业、企业的事业、国家社会的事业,用年份划上刻度线,就等于有了标尺和参照。

  不过,在对待“跨年演讲”这件事情上,大家的心态正在经历一个大起大落:“没有别的,就是让你努力、努力,再努力,除此之外,没听出别的意思来。”另外,很多人也觉得,“跨年演讲”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商业机构盯上,“广告植入”因而越来越多,所有故事主角清一色的商业人物及其背后的商业公司,成为新兴商业体“立传”的传播道具。

  最重要的是,从听众的角度,大家痴迷“跨年演讲”,实在是想多一些豁然开朗、醍醐灌顶,希望被头脑风暴一下,指点迷津。可是,每年最后一晚端坐在直播平台收视端的人,却发现自己被刺激的能力正在流失,越来越钝感,听演讲竟然像是喝白开水,有的甚至不仅没有得到答案,反而升级了焦虑,从而“心情更不好了”。比如,演讲者会告诉你面对变局要“泰然处之”,要记着“诗意的生活”,但是他随时会用“快速迭代”“新趋势”“新机会”暗示听众:快步赶上,慢一拍就是失败者。演讲本身就是撕裂的,到最后问题还是那个问题,无解的结局就是,把处置权重新扔给听众自己。

  “跨年演讲”可能真没带来你想要的一揽子解决方案,也可能总让你越觉得“用很新的故事老调重弹”。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“知识跨年”本来就不负责提供终极解决方案,更不负责制造焦虑,因为“跨年演讲”就是一场启发式大众演说,不是“一对一”辅导,不进行分别救赎,而且展现的是“存量问题”,或有惊人之语,但并非耸人听闻。在演讲中,还是应该更多倾听他们设置的命题。我们看到,中科院物理学家曹则贤在他的“跨年演讲”中分享了他对相对论的认知,让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学生,从具体而微的物理学公式中走出来,知道物理学的下一站,从而为他们的作业成堆、为他们的起早贪黑赋予意义。